2010年上海世博会音乐著作权服务单位      2008年北京奥运会音乐著作权服务单位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协会动态 协会最新

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奏响集体管理事业新乐章

 

初春的北京,乍暖还寒,北京最有名的商业街——王府井大街上,南腔北调的游客摩肩接踵,热闹非凡。然而,当视线与脚步离开熙攘的人群,进入稍显落寞的小路时,总能看到另一番景象。

记者采访的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以下简称音著协),便坐落在王府井大街旁一座并不起眼的小楼里。然而,当了解到它作为中国内地第一家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筚路蓝缕的探索历程后,很多人就会理解它获得2018年“中国版权金奖”管理奖的原因。

成立:为缩小与国外的差距

1991年6月1日起《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中国的著作权保护工作也跨出了探索步伐。1992年12月,音著协在民政部注册成立。

在回忆为何产生组建音著协想法的时候,音著协第一届至第三届主席、终身名誉主席王立平曾向媒体记者表示,他1983年去法国时,法国著名歌星米哈伊·马蒂耶演唱了王立平的歌。当时一首《太阳岛上》就付给王立平上万元的著作权使用费。和国内几元的稿酬相比,王立平感受到了巨大差距,他体会到当时国内对于创作的尊重意识以及著作权保护水平的落后,改变这种现状显得迫在眉睫。

但即便是现在,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清楚理解著作权集体管理制度,更何况在20多年前。组织创建音著协的行动,受到了不少质疑,也历经不少曲折。凭借创始人满腔热情与为音乐著作权人争取合法利益的希冀,音著协在成立后的10年时间里创造了很多个第一:1997年提起上海张学友演唱会侵权之诉,第一次使音乐作者从演唱会、音乐会等现场演出中获得著作权使用费;1999年向摩托罗拉公司职工餐厅发放许可,第一次使音乐作者从经营场所播放背景音乐中获得著作权使用费;2001年第一次为音乐作者兑现音乐作品在互联网上使用的经济价值;2001年与北京市旅游行业协会饭店分会开展对话,第一次以行业合作的模式批量发放著作权许可……

发展:探索集体管理组织新模式

作为拓荒者,怎样在中国推行著作权集体管理制度,刚开始并没有现成答案。面对一头雾水的权利人、拒不配合的使用者,以及著作权意识并没有树立起来的社会大众,音著协只能摸着石头过河,而这段曲折坎坷的历史,也是一部见证中国著作权保护艰难行进的心酸史。

在不断的实践中,音著协创新出适合中国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的发展思路——“一个走出,两个适应”,即“走出僵化,适应国情,适应市场”。

2011年以后,本着服务音乐著作权人、服务音乐使用者的指导思想,音著协与原中国广播电视协会所属电视版权委员会、广播版权委员会分别进行了多次沟通与协商,先后达成音乐版权付酬的行业方案。在此基础上音著协又推动国内多家电台、电视台签署相关付酬协议,履行付酬义务,完善音乐作品使用报告,使音乐作者的广播权权益逐步落到了实处。音著协在与百度公司达成“主渠道”合作协议后,继续在网络音乐行业大力拓展该“主渠道”付费模式的覆盖范围,受到网络业界的广泛欢迎。

伴随数字时代的到来,音著协认识到,必须依靠先进技术来提升服务质量,提高著作权集体管理水平。2002年,音著协与香港作曲家及作词家协会合作开发了“DIVA大数据信息管理系统”,该系统是目前全球最庞大、最权威的华语音乐著作权信息数据库,可以为音乐著作权人、音乐使用者提供准确丰富的大数据服务。为全面帮助国内音乐著作权人实现其作品在海外被使用的著作权保护,早在2006年,音著协即开始为会员作品申请国际标准音乐作品编码(ISWC编码)——每一首音乐作品的身份证,2009年,音著协成为ISWC编码中国内地的唯一代理机构,加速了音乐作品著作权集体管理水平的提升。

矢志不渝,终得回报。截至2017年年底,音著协为音乐著作权人收取的使用费总额达14.5亿元人民币,参与分配金额约12亿元人民币。2018年,音著协许可总收入更是达到3.16亿元人民币,再创历史新高。截至2018年年底,协会会员总数达9413(含出版公司和自然人会员),其中词作者3438人、曲作者5549人、继承人333人、其他11人、出版公司82家。

未来:没官司可打才是理想境界

在回忆音著协过往诸事时,接受记者采访的音著协副总干事刘平回忆起了这样一个故事:在音著协创立之初,协会领导去过日本、欧洲等著作权集体管理已有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成熟经验的国家“取经”。有一次,在日本一家并不起眼的KTV店门口,竟然也贴有获得授权使用音乐作品的标志,这让音著协的考察者们深刻意识到,在著作权管理成熟的国家中,使用作品要付费已经成了像在饭店吃饭要给钱一样的认识,而想要在中国让社会大众形成这样的共识,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问了这样一个问题:最近几年,音著协打的官司多吗,胜率有多少?刘平笑着沉默了一下,讲了另外一个故事:同样是在音著协创立之初,当音著协的工作人员问国外同行如何面对不肯交钱的使用者、如何收集证据打官司时,对方一脸茫然。原来,在著作权集体管理制度施行较早的国家,使用者基本上养成了自觉交费的习惯,已经很少有使用者与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对簿公堂的事情了。

“没官司可打才是理想境界”,但是刘平也清楚,在达到理想境界之前,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音著协仍然处在“初级阶段”,认真做好收费与分配以及靠法律途径维护权利人利益、警示使用者的工作。

维权之路艰难,但好在不是一个人在战斗。音著协积极拓展海外协作,1994年,音著协被国际作者和作曲者协会联合会(CISAC)接纳为会员;2007年,音著协成为国际影画乐曲复制权协理联会(BIEM)会员;在CISAC及BIEM框架下,音著协先后与70余家海外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签订了相互代表协议,由此产生了音著协全世界音乐作品著作权的权利代表性。

而更令人欣喜的是,音著协的工作得到了国家的支持,也得到了越来越多使用者的重视。2006年,受国防科工委委托,音著协协助解决了“嫦娥一号”搭载中文歌曲版权问题,国防科工委月球探测工程中心向音著协颁发了荣誉证书。此外,音著协还在2008北京奥运会、2010年上海世界博览会、2018年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等多个重要场合中,提供了多种形式的音乐版权服务。20多年间,音著协见证了中国法治的发展进程,也见证了中国越来越开放、越来越坚实的发展步伐。

 

作者:隋明照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发布时间:2019年3月28日

原文链接:http://data.chinaxwcb.com/epaper2019/epaper/d6962/d6b/201903/96350.html

 


 
协会最新
唱作人许飞加入协会
音著协理事、著名作曲家郝维亚出
信息公示:广播电台、电视台使用
唱作人周澎加入协会
美国音乐创作者和出版者协会(A
业界动态
CISAC年度会员大会在东京举
著作权法修订草案今年拟提请人大
国家版权局开展“2019版权宣
2018年中国版权十件大事
版权服务站已成全国展会“常客”
公告通知
分配通知
关于M102和I091次分配的
致会员:作品英文译名确认通知
关于卡拉OK作品补充登记的公告
协会关于启动DIVA试听功能及
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
网站导航       联系我们       相关链接       合作伙伴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30405号 联系电话:010-65232656 京公网安备110101003455号